六張圖看清亞洲經濟困局

文/ 祁月 2015年08月21日16:25:06  
 

彭博社,經濟減速、貿易增速放緩、貨幣貶值、股市大跌……對於亞洲來說,今年將是異常艱難的一年。

貨幣貶值(以下圖表來自彭博社)

1

新台幣創6年新低,新加坡元創十四年最大跌幅,馬來西亞林吉特大貶至十七年最低,人民幣單日下跌1.86%創史上最大跌幅……這些驚悚的財經新聞標題顯示著亞洲貨幣一瀉千里的下跌態勢。

儘管從理論上來說,貨幣貶值可以提升國際貿易競爭力,幫助刺激出口。然而,對於亞洲經濟體來說,如今,貨幣貶值的影響力可能比過去小得多。

華爾街見聞提及,世界銀行對包括中國在內的46個國家的最新研究結果顯示,如今,貨幣貶值對刺激出口的效果僅有上世紀90年代的一半。一個國家在國際貿易領域的融入程度越深,本幣匯率變動對出口的影響可能就越少。對於近日引導人民幣大幅貶值的中國來說,這並非好消息。

而人民幣貶值對於其他亞洲國家來說,更不是個好消息。中國和諸如韓國等很多亞洲經濟體存在激烈的競爭關係。人民幣貶值後,一些本就羸弱的亞洲國家貨幣匯率進一步走低。此外,人民幣貶值提升了中國產品的出口競爭力,這會令“東北亞地區面臨更大的競爭壓力,因貿易聯繫更加緊密,出口貿易領域也有重疊。”彭博社援引美銀美林觀點稱。

“債券之王”比爾·格羅斯(Bill Gross)等認為,人民幣貶值將導致大宗商品價格進一步下挫,繼而引發全球範圍內的低通脹。亞洲國家也難倖免。

此外,一個國家的貨幣貶值將增加本國企業的美元債務負擔。據國際清算銀行,新興市場國家美元債務5年間已經翻了一番,目前高達4.5萬億美元。

股市崩跌

3

亞洲國家股市近期正持續遭遇大規模資產拋售大潮。

華爾街見聞提及,美銀美林最新基金經理倉位調查結果顯示,基金經理正以創紀錄的速度削減新興國家股市持倉,這意味著“投降式拋售”可能即將到來。

美銀美林首席投資策略師Michael Hartnett稱:“對希臘的擔憂已經由中國的經濟放緩和新興市場債務危機所取代。新興市場股市的投降式拋售已經證明了這一點。”

資本外流

china

華爾街見聞提及,各路資金正爭相從新興市場奔湧而出。據NN Investment整理的官方數據,在截至今年7月底的13個月裡,19個最大新興市場經濟體的資本淨流出總量達到9402億美元,幾乎兩倍於2008-09年金融危機時三個季度的4800億美元淨流出總量。

這顯示投資者對全球發展中國家經濟的信心嚴重不足,將加劇新興市場危機。

亞洲地區資本外流尤為嚴重,這方面最受關注的是中國。華爾街見聞7月提及,摩根大通根據外匯儲備變化及經常帳盈餘測算,今年二季度,中國資本流出規模達到1420億美元,過去五個季度總流出規模高達5200億美元。隨後,高盛更是給出了二季度資本流出2240億美元的核算數據。

外匯儲備

4

全球外匯儲備迅速減少之際,新興市場的外儲減少尤為嚴重。

作為衡量全球外儲的權威指標,IMF的COFER數據顯示新興市場外儲連續三個季度下滑,從2​​014年二季度的8.06萬億美元下降到今年一季度的7.5萬億美元。儘管今年二季度的數據尚未公佈,但根據法國巴黎銀行的推測,新興市場外儲在二季度持續下降,儘管降幅較小(約在210億美元)。

BMI Research表示,中國當前面​​對兩個壓力,既要提振股市,又要頂住貨幣進一步貶值的壓力。“他們可能無法同時應對好這兩件事。”

經濟減速

7

“亞洲四小龍”這類詞語近些年已經從財經媒體頭條的位置消失了。亞洲經濟一派紅紅火火的光環正黯淡下去。除中國之外,亞洲第二大經濟體日本也在二季度出現經濟環比下跌。

5

近些年,新加坡、香港、台灣和韓國面臨的經濟挑戰非常突出:漸漸喪失的競爭力、沉重的債務負擔、高槓桿、中國大陸經濟減速都讓這些地區成為“過氣的明星”。

lorahsu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